您的当前位置:国产精品游戏 > 国产免费 > 正文

拨云见日:详解《杨家将》主人公杨业之死的真相

  • 作者:admin    最后更新:2021-10-24 03:39    点击数:
  • 知道《杨家将》这个故事的人肯定知道一个叫潘仁美的奸臣,在故事里造成杨业及其几个儿子之死的罪魁祸首就是这个潘美。不过,真实的历史又是怎样的呢? 到底谁才是那个该为杨业之死而负责的人呢?《杨家将》这个故事里杜撰的成分居多还是真实的历史居多呢?潘仁美的原型在历史上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公元979年,宋太宗赵光义任命潘美为主帅率领大军攻灭北汉,数月后太原城破,北汉灭亡,中国自唐朝中后期以来持续百余年的分裂局面终于再次归为一统。随后,宋军趁下太原之锐急攻辽国燕云十六州,然败军而回,潘美受命留守太原,负责大宋北面边境防御,开始直面契丹铁骑即将到来的报复。

    高粱河之战后,契丹为报复宋朝围困幽州之仇举国伐宋,东路军十余万人被宋军以诈降计击溃,退回契丹。西路军十余万大军进逼太原。潘美率军前出至雁门关以堂堂正正之势迎敌,同时令副帅杨业领千余军绕道至敌军身后截断敌军退路,契丹人遭遇夹击溃不成军,十万大军损失过半,宋军斩杀契丹主帅兼辽国驸马肖咄罗,生擒契丹马步军指挥使李重海。潘美因战功受封公爵。

    雍熙北伐,太宗为收复幽燕故地命曹彬任东路军主帅,以宋朝大半精锐之师牵制契丹主力,潘美任西路军主帅,意欲扫清太行山西面九州诸县。西路军进军迅速,数月间连下四州之地,形势一片大好。然而,辽国南院大王兼辽军主帅再兼幽州留守的耶律休哥竟然截了号称大宋第一谨慎哥曹彬的粮道。

    在经历了一系列的骚操作以及皇帝陛下的瞎指挥,再加手下骄兵悍将的不听指挥外加又饿又渴缺乏维生素蛋白质等诸多奇葩事件后,东路军于一场瓢泼大雨中被耶律休哥击败。大宋由赵匡胤亲自栽培的十余万精锐之师常胜之师就此几乎被团灭,于是,辽国数十万大军集体转向扑向了此前一直高奏凯歌的大宋西路军。

    西路军总兵力不过数万,然而他们所面对的却是辽国的数十万倾国之兵 。作为军中强人,潘美与杨业皆为当时名将勇将,二人决意与辽军一决雌雄。然而,形势比人强,辽军气势如虹般地攻陷了两州之地。太宗下令将其余两州百姓全部内迁至大宋国境,命潘杨二人随军护送。

    千古迷案就此诞生:宋军护送两州百姓撤离肯定走不快,如此势必会被辽军追上,其后果必然是灾难性的。杨业建议大军护送百姓至陈家谷,然后于谷口两侧埋伏弓弩手,中间配置大队骑兵抵御辽军。这是个明智的选择,然而监军王侁和刘文裕跳了出来,此二人嫉妒杨业功劳和名声,杨业的建议被二人视为懦弱畏敌并出口挖苦:你不是号称无敌将军吗?没想到你竟然这样畏惧辽军,我们要撤军就该大张旗鼓地撤,怕个毛。

    说到这里要抽离一下,先分几步来说点事。

    首先,杨业乃北汉降将,但宋太宗却对其恩宠极深,加上第一次北伐辽国兵败后杨业曾经救过太宗一命,所以杨业所受恩赐更甚,这遭到了大宋军中一部分人的嫉妒,王侁刘文裕之流便是此等货色。雍熙北伐时,西路军所攻占的四州之地经考证应该皆是杨业所主导,至少他是大军先锋,而所谓的契丹人见杨业军旗皆望风披靡应该就是由此而来的。如此军功自然更是遭到了小人们的嫉恨。

    其次,杨业守边时时常被人上书诽谤诬陷,言其贪赃及私通辽军等事,然太宗将奏章统统交给杨业以示对其信任。民间传言潘美是此种事件的幕后主谋,这实在是血口喷人。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应该清楚一个事实:潘美是太祖亲信且是北宋开国功臣,乃灭国级将领,受封公爵,此时更是北宋北疆总司令,而杨业乃其下属,无论是资历、战绩、官职大小以及所封爵位皆在杨业之上,简直不可同日而语。另外,杨业干得越出色也就是在为他自己累功,潘美岂会自毁长城?

    再者,来说下监军这个东西。古代的监军是皇帝为了掌控军队而派出去的亲信,这里面有太监也有皇帝信得过的大臣。监军制度不能一味地否定,它有好也有坏,况且宋朝的监军相对来说还是比较给力的,诸如秦翰、李宪,二人虽是太监然而却能上阵杀敌,其军功更是较之当时名将有过之而无不及,尤其是秦翰,他常年征战身负数十处战伤,死后军中士卒以父兄之礼厚葬之。当然,监军这个行业里面败类也是不少,比如这时候的王侁。监军代表着皇帝,有着钦差大臣之权,必要时可以节制军中主将,也就是说,潘美和杨业尽管战功赫赫且是军中主将和副将,然而如果王监军站起来说话这两人都得缩头,要不然战后无论是战胜还是战败,监军大人回京向皇帝老儿述职的时候只是一句话就能决定主将们的生死荣衰。

    插一句嘴,童贯大家都听说过吧?这也是个太监,还是李宪一手调教出来的徒弟,他也是监军。后来参与平定和收复河湟之战,后来领军收复幽州,他开创了一个历史——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历史:以太监身份受封王爵。

    好了,回来。

    捋一下:潘美是主将,杨业是副将,王侁是监军且嫉恨杨业的恩宠和军功,王监军不同意杨业的撤退计划和方案并斥责杨业胆小畏敌。同时,王监军也不是个傻子,他当然知道带着百姓后撤会被辽军来个全歼,但他不认同杨业的伏兵计划,他觉得杨业应该前出迎敌阻挡辽军为大军和百姓撤离应得时间和空间,但杨业说这样做无异于是肉包子打狗,王监军就挖苦说他是畏敌且讽刺他的无敌将军的名头。说白了,王监军这是借刀杀人,他看不惯杨业,让杨业前出迎敌不但可以为他跑路充当盾牌,而且还可以借助辽国人之手干掉杨业。前面说了监军的权利,再加上这一番挖苦讽刺之言,杨业受了激将法于是不得不领兵前出迎击辽国的数十万大军。

    潘美作为主将当然是要发表看法的,他赞同杨业的战法,但他更忌惮监军的述职报告,王小人如果回去之后给皇帝来一句:主将和副将联合起来反对我,这可就能够上升到谋 反的高度上去了。监军代表皇帝,主将和副将联合起来反对监军就意味着联合起来反对皇帝,在古代这个大帽子扣下来是要灭门抄家的。

    有一个例子:公元979年,契丹援军赶来增援北汉,宋将郭进在石岭关前的白马山下列阵阻击辽军,辽军的主将是辽国皇族耶律沙,而监军则是晋王耶律氐烈,耶律沙面对军容严整且驻军于大涧之边的宋军不敢轻易进军冲杀,这时候耶律氐烈跳了出来。

    嗨!你这个怕死鬼,怕个球啊!汉人在契丹马刀面前只有喊救命的份儿,听我的,进军!

    耶律沙不从,于是耶律氐烈下令全军出击并且让自己的长子耶律哇哥亲自充当先锋。

    辽军见耶律氐烈的大旗冲出大营,随即全军出击,耶律沙见此不得不跟随冲锋。结果,郭进在辽军半渡之时领军出击,时值寒冬时节,两军于河中激战。辽国人此前不曾与宋军发生大规模交战,不知开国初期宋军的战力,半晌过后,辽国人被彻底击溃,一路狂奔,溃不成军地直接逃回了百里之外的幽州城。此战,监军大人耶律氐烈及其儿子耶律哇哥外加主将耶律沙的儿子耶律得里等五员大将被宋军当场斩杀。

    说这个只有一个目的,监军大人的权利和影响力,就是说,主将如果与监军意见不同,那么监军可独断专事,不管宋朝还是辽国在这方面都一个样。

    有鉴如此,潘美不得不妥协,他们计划是这样的:大军主力护送百姓从陈家谷进入大宋境内,杨业前出迎敌并诱敌于陈家谷,然后谷中伏兵尽出,上面的弓弩手万箭齐发,下面的骑兵趁势给辽军以迎头痛击,辽国人败退,然后负责断后的这部分宋军再返回国内。

    现在就比较清楚了,杨业的方案是坐等敌人前来,然后以逸待劳击退辽军,王侁说杨业这是懦弱畏敌并出言挖苦这个所谓的无敌将军且质疑其对大宋的忠诚,其目的就是要让杨业前出诱敌。如果杨业死了失败了,那么他也可以有时间撤退,如果杨业成功了,不管是击退了辽军还是把辽军引诱到了陈家谷,那么宋军反击获胜他作为监军都是有功的。不管是哪种结果,王监军都是旱涝保收。作为主将的潘美选择了当和事佬,对于王监军的计划不置可否。悲剧就此诞生,潘美此后延续多年的骂名就此生成。

    站在事后诸葛亮的角度来说,杨业如果不中计,不吃那套激将法,老子就是要死守待敌,那么王监军也拿他没办法,监军再牛也没有斩杀主将的权利,这个是圣旨才能办到的事。可是,一来他是降将,归宋后由于所受恩宠及战功一直被宋军的某些根正苗红的嫡系将军所嫉恨,二来他是武将,脑子里没那么多弯弯绕,你说老子怕死,那好,老子给你证明一下老子到底怕不怕死。有基于此,杨业的悲剧也就此造成。

    回到战场,杨业领兵前出本是要接敌并诱敌,可笑的是,他反而被辽军给诱敌了。辽军主将是耶律斜轸,这个人说得好听点就是足智多谋,难听点就是诡计多端,杨业见辽军便战,本想着打一会儿就跑,结果他还没下令撤退,对面的耶律斜轸就下令辽军撤退。杨业见此情形也是醉了,但看见辽军这么不经打就追了上去,谁知道中计了反被辽军给围了。杨业率军拼死力战终于突出了重围,这下子就开始朝陈家谷撤退。本来原计划是假装撤退以诱敌深入,结果成了真心撤退真心诱敌深入。

    没说的了,跑吧!没命地跑!只要能活着到陈家谷,胜利就是属于宋军的,军功就是属于杨业的!

    话说另一头,王监军和潘美在陈家谷蹲点躲猫猫,原计划中午的时候杨业就该诱敌过来了,可谁知道耶律斜轸来了一出反诱敌把杨业给诱敌了,中午的时候本来是该在陈家谷来一场大战的,可饭后三支烟都抽完了,那个杨业以及后面应该出现的辽国追兵还是没有出现。

    王监军望眼欲穿未果后突然脑瓜子灵光一闪:不好,坏了,这个杨业真的是太厉害了,这个时候还不来肯定是他击败了辽军,现在正在大规模追击辽军。哎呀!这个军功可是了不得啊,这样的话他岂不是更嚣张了,不是要受到更大的赏赐和恩赐了,这还了得!不行!老子要去抢这个军功,不能让杨业独享此功!

    于是,王监军叫上潘美一同领兵前去抢人头,而这个时候杨业正在被辽国人群殴。走到半路上遇到了回来报信的斥候骑兵,王监军听说杨业被诱敌了,此刻正在被耶律斜轸的庞大军团围殴且多半是死翘翘了。这下王监军吓傻了,命令大军赶快走人,耶律斜轸现在还在围殴杨业抽不出手来干别的事,此时不走更待何时。潘美不从,他认为应该回到陈家谷继续设伏等待杨业,但王监军不同意。按常理,十余万人围殴顶多一万人马的杨业肯定是十拿九稳的,杨业是死定了,还不如趁机赶快撤退,要不然等到耶律斜轸收拾完了杨业再回来进兵陈家谷,那么宋军全都得完蛋。

    这个说法怎样?别看事后怎样,如果是你,如果你是当初身在其中的人,你会觉得杨业能够冲出来吗?十多万人围殴一万人,层层围堵,换做是你,你能不能突围出来?即使突出重围,又能有几个人出得来?不管怎样,潘美尽管不同意撤退,但监军大人动用皇权的光环带着大军还是走了,潘美也只得跟着撤出了陈家谷,他这一走酿成了他的千古遗憾,甚至给其潘氏后人带来了不明真相的广大人民群众的没完没了的延续千年的鄙视。

    杨业不愧是中华名将,他竟然就突出了重围,然后领着残兵向陈家谷而来。凌晨出发,本来该中午到达陈家谷,但此刻已经是傍晚了。在最后一口气尚未耗尽之前,杨业总算是来到了陈家谷,但此时原来埋伏于此的伏兵和骑兵早就走远了,这时候的陈家谷山头连根毛都没有啊!

    你能想象此时杨业的心情吗?如果是你,你此时会作何感想?杨业悲伤啊!绝望啊!无尽的绝望!本来可以不去冒险的,为了表明自己的忠心他冒险出兵诱敌,身陷重围却拼死力战终于逃了出来并完成了诱敌的任务,这九死一生之后却发现自己被人放了鸽子,本以为自己成功了,得救了,但没想到自己最后还是难逃一死! 换了是你,你现在作何感想?他早就知道王侁不是个好鸟,可人家是监军啊,他肯定也知道王侁这样做的险恶用心,但他觉得只要自己活着回来了并把辽军给诱敌过来了,那么他就成功了,他就可以向那些嫉恨他军功和赏赐并质疑其对大宋忠心的人证明自己的忠诚,他就可以打脸那些卑鄙的小人。他什么都做到了,可他却失败了。千算万算,可就是没有想到耶律斜轸这个家伙竟然也玩了一出诱敌计,更没有算到王侁在得知他被围后所想到的不是如何援救而是赶紧撤退逃跑,陈家谷的伏兵更是黄粱一梦。

    杨业能怎样想?一个人在遭遇此种境地之后指定会憎恨那些长久以来就算计他的人,王侁自然首当其冲,在杨业看来,王侁先是逼迫他出军,然后又把伏兵撤了,这明摆着是要他死,他能不恨王侁吗?至于潘美,这个真的很难猜测,杨业在这个时候到底恨不恨他?七年的搭档,彼此精诚合作固守大宋北部边疆,期间更是有过灭敌十余万的辉煌战绩,潘美是他的老上级,杨业会不会在这个时候责怪自己的上级呢?是,监军势力很大,可你作为主将,作为我的直系领导,你怎么就不为我据理力争呢?不知道,这个是千古谜题,杨业已经死了,在他生前的最后一刻谁也没法知道他那时候的内心悲愤到底是由哪些人和哪些事凝聚而成的。

    顺便说一下,杨业见生还无望,于是领着残兵败将转身杀向了辽军。暴雨不终朝啊,能赢吗?不能啊!宋军全部战死,杨业手刃数十辽兵,身中数刀数箭,最后被辽军生擒。辽国人这回逮着大鱼了,自然要拿回去邀功请赏,但杨业为了免受羞辱便绝食三日而亡。这就是杨业的结局。另外,此战中,杨业的儿子杨延玉也战死,父子二人皆殉国。

    补充一点,杨业死后,耶律斜轸将杨业的头给割了下来,然后拿着这颗人头向边境守关的宋军示威。可怜杨业忠勇,死后竟遭如此羞辱,耶律斜轸——当初日军在湖北战场得到了张自忠的尸体也是恭敬有加为其举行了隆重的“葬礼”以示对这名敌军将领的尊重,可耶律斜轸这个异族将军根本就没有尊重自己的敌人。

    雍熙北伐结束了,宋军先赢后输,当初赢得多疯狂后来就输得越凄惨,自此以后,北宋开国的精锐之师损失殆尽,北宋对辽国的军事态势转攻为守。

    战后,基于对杨业的追思、感恩及多年来的恩宠,太宗下令将潘美连降三级:检校太师变成了检校太保,但仍令其滚回太原镇守北疆。简而言之,上将变成了少将,但还是北方战区总司令。而王监军和刘文裕则没那么走运,杨业之死这两人要负主要责任,上面没怎么提刘文裕,但实际上他跟王侁是一个鼻孔出气的,只是碍于文字繁冗没有一并提及这个刘某人,但他的锅是跑不了的。王侁被削职为民,发配到湖南的山坳坳里喂蚊子,刘文裕嘛惨了点,同样削职为民,但被发配到了海南岛。一千多年前的海南岛,那个地方几乎就是刀耕火种的原始之地,一句话,等死吧!

    没错,或许他二人都该死,但赵匡胤据说给继任者立下过严令:不杀士大夫,不杀大臣,所以最严厉的处罚就是削职为民并发配了。再说一句:这两个货色能够当监军自然就是皇帝的亲近宠臣,感情这个东西嘛,玄乎得紧。几年过后,等到事情平息了,太宗又把王侁给召回了京城,但再没给其要职。刘文裕呢?这个人跟太宗没有那么感情深厚,最后只能老死于山林了。

    再来说潘美,他在这件事情上有没有责任?作为全军主将,副将战死他肯定是有责任的,但前面已经说过了,他的权利受制于监军王侁,可他该不该据理力争,所谓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作为军中宿将,他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吗?客观地说,他是有责任,而这也是他的人格弱点使然。当年在如何处置柴荣子嗣的事情上,他没有明确表态,而是沉默以低头掐柱来表达自己的抗议和不满。当赵匡胤亲自问他的时候,他的回答也是极为的委婉和含蓄,他并没有明确地表明自己的立场,如同王侁乱来的时候他没有站出来打压王侁。爱惜自己的羽毛——这应该就是他的问题之所在。他不同意王侁的意见和做法,但因为王侁的身份他没有选择对抗,这个和事佬的面具在这个时候跳出来造成了他后来的悲剧。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这个词用在他的身上再合适不过。

    分开来说,王侁这个人在这件事情上确是做得很过分,他还干过于与此类似的事。还记得前面说的辽国的那位监军耶律氐烈吗?当时率军把辽国人干得认不得爹妈的将军叫做郭进,也是大宋初年的开国名将,但就是那次战斗过后,郭进就死了,自缢而亡。为什么?原因就在于王侁和监军田钦作,这个田钦作也不是个好鸟,和王侁是一路货色,嫉贤妒能的货色,而且田钦作私生活极为不检点,贪赃枉法的事没少干,郭进对其总是怒目以视,但是没办法,人家是皇帝的亲信。白马山一战,郭进没有长途追击痛打落水狗,他本是想将辽军赶尽杀绝的,但半路上跑出来一个耶律斜轸,此人率领大军作为后备队正好赶上了郭进在后面猛追暴打来福(耶律沙)。

    对,又是这个耶律斜轸,这个契丹人抛开其身份和民 族不说,这个人确是一个名将——辽国人的英雄。他见辽军败退,又见郭进的大军杀红了眼已成势不可挡之势力,于是他没有选择硬碰硬,他命令士兵放过耶律沙的败兵,然后全军列阵万箭齐发阻止了宋军的追击。郭进不知其虚实且战术目的已经达到,郭进就此下令收兵退回石岭关驻守。

    就是这样,王侁和田钦作抓住了郭进的小辫子。你郭进勇武无敌,本来可以继续追击,可你却放走了敌人,莫不是你暗通敌国吧?将来契丹人再打过来,看你怎么解释?你是要谋 反吧?这件事你自己去跟陛下解释吧!谋 反?皇帝陛下的亲信监军大人指责你谋 反,这个可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郭进不得已只能以死明志。逼死了郭进这位大宋军中的名将和边关守将,王侁田钦作顿感不妙,他们没想到郭进会如此刚烈,他们只是想让郭进受到惩处,这下事情闹大了,于是他们的述职报告里将郭进之死写成了“病亡”。

    后来,得知真相的赵光义将监军田钦作发配柳州不毛之地。不过,后来还是被召回了。皇帝亲信嘛,有感情,不忍其凄惨老死。至于王侁,他这个时候不是监军,追责下来他反而没事,田钦作背了这口锅,而王侁虽然也有责任,但他是皇帝亲信且是前朝后周宰相之后,真正的名门之后,又跟皇帝关系好,于是免了处罚。 谁会想到王侁的父亲王朴作为后周的名相却生出来这么一个儿子,可这就是出身好的优势, 王朴对当时的禁军军官赵匡胤颇有照顾和提携,这个王侁受了父辈的恩荫却干出了敌人拼死都不能办到的事。

    最后再说一点:田钦作为人不怎么样,但在战场上是个猛人,曾经以三千骑兵对垒辽国人六万大军,而且人家还把辽国人打了个灰头土脸。至于王侁,这厮也曾在西北沙漠里把李继迁打得抱头鼠窜。对,这个李继迁是李 元 昊的亲爷爷,就是那个西夏开国皇帝李 元 昊。 所以啊,任何人都不能单一而论。

    好了,以上种种都不是重点,是铺垫,重点现在来了——带着强烈的个人情绪扑面而来了。

    我说到的这个潘美,他其实还有个名字,这个名字惊天地泣鬼神(夸张了一点),当初看电视剧的时候估计很多人跟我一样恨不能生啖其肉,将其剖心挖肝,这个名字叫做潘仁美。

    再说一次,我承认杨业是伟大的,英勇的,但是,为了突出一个人的伟大和英勇就要去踩翻另一个人吗?再说了,潘美得罪谁了?也不知道明朝的那位撰写杨家将故事的老哥到底是基于何种目的要把潘美这样的一个为民 族 独 立和国家 统 一做出了卓越贡献的人黑化到这样严重?

    潘美作为配享太庙的名将竟被如此污名化实在令人不解,所谓配享太庙就是说把这个人的牌位放在皇帝的牌位旁边共享后世帝王的祭祀,这对于古代的臣子来说是极大的荣宠,放眼数千年没有几多人有此殊荣。

    写《杨家将》的这位伟大的小说家叫熊大木,我不知道这个熊老师的祖上是不是杨业的下属,是不是也战死于陈家谷,也不知道他的祖上是不是与潘美有过节,或是被责罚的军校,或是当初潘美南征北战时与潘美对垒被杀或被俘,抑或他是契丹人或者别的什么民 族的后裔,要不然我实在是难以理解一个人为什么要如此黑化自己民族和国家的英雄。

    如果以上都不是,以上都是我阴暗心理发作瞎琢磨,那么我只能说自己智商欠费。难道他的祖上跟王侁交好,为了不让王侁及王家后人背负骂名就把当时的军中主将给抬出来顶雷?毕竟顶雷这个事必须得由大人物来才能造成轰动性和长久性,人物越大牌就越是经久流传。好吧,如果是这样,那么恭喜你,你的目的达到了。

    放眼当今,拜熊老师您的小说所赐,再拜后世的各位说书人前仆后继地努力所赐,杨业被潘仁美陷害致死这个大黑锅泱泱华夏妇孺尽知——无人不知!

    也许有人会说,小说而已,民间传说而已,故事演义而已,你没必要太过当真,当真你就输了,就像电视剧和电影里那么多逗比的、歪曲历史的、纯属逗你玩的故事情节和历史桥段一样,就当个乐子算了,难道你还能把手撕 鬼 子裤 裆藏手雷的事儿当真吗?

    说这话的人我真的建议他跳进河里先冷静一下然后去重组一下逻辑思维。如果你是潘美,如果你是潘美的后人,如果你姓潘,如果你的同学、玩伴或同事拿你的这个姓氏以及潘仁美这个人来跟你逗乐,或是打趣,或是玩笑,或是揶揄,或者是对你别有用心的人拿你的这个姓氏跟潘仁美结合起来对你风言风语,你到这个时候会怎么想?如果潘美真的如秦桧一样坐实了恶人的骂名倒也无所谓,可问题在于潘美不是那样的一个人,他是民 族 英雄和国家英 雄,可在其死后的数百年间却要背负如此之恶名实在是令人感到不平。

    也许有人又会说,人家熊老师又没说是潘美害死了杨业,人家说的是潘仁美,你是不是做贼心虚?你没事干嘛把自己往那上面套?好吧!如果你叫王大牛,如果你在办公室里或单位里被某人怀疑干了什么不好的事,于是那人不说是王大牛干的,而说是王小牛干的且你所身处的那个环境里就你一个人姓王,那么你会作何感想?心里坦坦荡荡吗?如果是,那么我真的要佩服你的修养和精神境界。

    回到潘仁美,回到杨家将,回到故事里去。

    影视剧潘仁美剧照

    相信每一个看过杨家将的人都会憎恨潘仁美,这里必须再次说到熊老师,我真的很难理解他是怎么想到要把潘仁美塑造成为那样的一个让人咬牙切齿的角色。如果真的有那样的一个人,那么他无疑是该被活剐,可您这是凭空捏造啊,而且是在对待一个本是英雄和功臣的人进行黑化。您老人家是个文化人,也很有可能是有点历史知识的,那么你为什么不去黑化王监军呢?您甚至不用黑化,直接摆事实就能让人们对王监军怒火中烧。为什么呢?

    历史上,杨业的功绩就不说了,而在故事里还有一条主线就是杨门七子,但事实上根本就没有什么杨门七子。可怜一出感天动地的、以真实历史人物为名的、以爱国主 义教育为名的大戏竟然主线是假的,也不知道是该说熊老师文学功底深厚还是忽悠的本领真强。杨业诸子中唯有杨延玉与他一同战死,而其余子嗣当时根本就不在其身边,而是在别属军中效力,所谓的满门忠烈前后惨死沙场更是无中生有,然而这个忽悠出来的故事却赚取了好多人大把的眼泪。

    就像前面说的那样,杨业诸子中唯有杨延昭名副其实,此人后来在抗辽战争中屡立战功成为一时名将。杨延昭后来的官职是保州缘边都巡检使,防区是现在的河北保定和徐水一带,后来又升至高阳关副都部署,级别大体相当于现在的少将军长。也就是说,故事里的七兄弟如何壮烈英勇基本上都是熊老师的苦思冥想之后杜撰。

    再次不禁想问:中 华 民 族无数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根本不用杜撰就足以感天动地,何至于去刻意杜撰?即使要杜撰要展示自己作为一个“文人”的文采,可那又何至于去污名另一个人?

    至于潘豹嚣张跋扈被杀,这个纯属扯淡。在故事里,潘仁美是赵光义的国丈,而在事实上和历史里,潘美的女儿是嫁给了赵光义的儿子,也就是后来的宋真宗赵恒,潘美死的时候赵恒根本没有登基,他哪来的国丈头衔?故事里所谓的身份和情节跟历史完全风马牛不相及。结局更是可笑,潘仁美是被开封府尹寇准给砍了脑袋,这个就是离奇了,潘美死了很多年后寇准才当上了开封府尹,寇准怎么杀?穿越回去杀吗?另外,穆桂英厉害吧?很遗憾。在故事里的确厉害,但事实上这个人就是完全虚构出来的。

    没错,潘仁美只是小说人物,我认真就是玻璃心了,可是我不这样认为。你能想象百年之后如果跳出来一个像熊老师这样的人,他给你写一个当代传说,他把我朝的某个开 国 元 勋给黑化一下,然后在名字上增加或减去一个字,再极尽地抹黑,而往后的后人皆以此视为他的真实历史形象,你能想象这种场景和局面吗?更有奇葩的,受此小说的影响,明清时期更有杨家后人追杀潘家后人的事件发生,以至于某些潘姓人不该承认自己姓潘,还有地方出现了杨潘两家不能通婚的族规。

    可叹!可悲!可笑!

    也不知道潘美如果知道有熊老师这么一个人以及其所写的小说会不会从棺材里蹦出来讨个说法,当然,他的棺材早就没有了,但他的传说还在——被污名化的传说,而真实的那个关于他的传说却被淹没覆盖。

    潘仁美,潘 金 莲,潘家人怎么了? 庆幸吧!潘家好在还有个潘安!

    说这些没有别的用意和想法,只有一个,也只想说一句话:杨家将就是个故事,当真了就傻了,而不是什么输了。

    说到故事,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过京剧《李陵碑》:杨业被潘仁美陷害,在两狼山被围,众人又冷又饿于是乎不得不烧帐篷取暖。这有多么可笑,知道吗?历史上的陈家谷之战发生在夏天,热死个人的夏天!

    在此以清代历史学家七十一在《廖居闻见录》里的一段话来作为结语:潘美本宋初名将,以功名令终。近世小说所谓《杨家将》者,独丑诋之,不遗余力。或以为杨业之死,潘与有责焉。按李广之死,责在卫青,后世不闻诋青以伸广者。潘美乃无端蒙恶名,诚所谓有幸有不幸哉!按潘美性最平易近人,有功益谨慎,能保令名以终者,非无故也。潘美处功高震主之地而能谨慎,宜守保令名以终也。独其身后无端之毁,不知从何而来?

    Powered by 国产精品游戏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21 版权所有